1分排列3-欢迎您

                                                            来源:1分排列3-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5 01:00:45

                                                            《每日邮报》报道称,在此之前人们的想法是,如果发生核袭击或某种生物、放射性袭击,白宫工作人员和总统的随从人员将被疏散到西弗吉尼亚州或宾夕法尼亚州的某个偏远地区。但在“9·11”袭击之后他们意识到,由于所有道路都被堵塞,他们肯定无法通过汽车离开华盛顿。这将花费太长时间。而且即使乘直升机,也要冒很大风险,因为国家正遭受攻击。因此,他们提出了这个计划,建造一个完全独立的设施,即北草坪下的地下掩体。

                                                            在2001年的“9·11事件”之前,它很少被美国政府使用。而“9·11事件”当天,4架民航客机被劫持,然后飞往五角大楼、世界贸易中心和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地区。由于担心被劫持的飞机撞击白宫,小布什政府的高级官员被迫进入该掩体,而小布什总统当时不在华盛顿特区。

                                                            但是,斯克洛克一家的代理律师贾斯汀·韦恩称,5月30日晚上在市区旧市场娱乐区发生的一起涉及加德纳和几个人的混战中,22岁的斯克洛克不应该被枪杀。这个案子应该交由大陪审团裁决。斯克洛克的父亲表示,“我希望看到自己出现在法庭上的那一天。”

                                                            鉴于“9·11事件”暴露出的问题,白宫开始了一项大规模的建造工程,建造另一个更大的掩体。据信该掩体在北草坪下,总共有5层。

                                                            在此次席卷美国的骚乱中,国民警卫队主要负责协助执法人员控制人群、维护街道和社区治安、保护重要建筑和设施的安全等。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6月2日报道,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发生的抗议活动中,一名黑人男子詹姆斯·斯克洛克被一名白人酒吧老板杰克·加德纳枪杀。这名黑人男子的家人认为,检察官匆忙做出判断,宣布开枪是自卫行为。

                                                            而townandcountrymag网站报道称,后来公布的照片显示了一个房间,中心有一个大会议桌,被几个电视屏幕包围着。根据加勒特·格拉夫所著的《乌鸦岩》中的描述,该地下设施包括长走廊,600平方英尺的通信和作战室、简报区和指挥室。

                                                            【环球时报报道】据美国媒体报道,上周五晚,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最激烈时,美国总统特朗普被带到白宫一个地堡中躲避。这使得白宫的地下掩体迅速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综合英国《每日邮报》、白宫网站、FAS网站等英美媒体的报道,白宫目前拥有至少两个大型地下掩体,此外还有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它们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战时美国总统及政府重要成员被“团灭”。

                                                            海外网6月4日电 过去一周,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非裔男子死亡引发的抗议和骚乱在全美蔓延,美国国民警卫队已部署超过1.8万名士兵来协助应对骚乱。当地时间3日下午,国民警卫队队长约瑟夫·伦吉尔将军发表声明,称他为警察针对手无寸铁的有色人种的暴力行为感到愤怒,国民警卫队不容忍种族歧视和种族仇恨,美国人“必须做得更好”。

                                                            克莱恩表示,其中一个视频显示,白人老板杰克加德纳在与抗议者对峙时,腰间别着一把手枪,还撩起衬衣展示了这把枪。有两个人从加德纳的背后袭击他,加德纳开了两枪作为警告。不久之后,斯克洛克就加入了混战。克莱恩对记者说,加德纳告诉警方,他被人扼住了喉咙,他恳求袭击者放开他。

                                                            约瑟夫·伦吉尔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指出,他为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感到痛苦,“让我感到愤怒的是,我们的国家不断发生着这样的故事,乔治·弗洛伊德,菲兰多·卡,特雷冯·马丁......这些手无寸铁的有色人种是警察暴行的受害者。”